你当前的位置 主页 > 公司公告 >
公司公告
君实为何港股不破发?“新三板+H”第一股两地股价“一跌一涨”!
来源:http://www.cf-xs.com 编辑:ag88环亚 2019-04-01 11:28

  在“叮叮当 叮叮当 铃儿响叮当”的气氛中,君实生物正式在港交所敲钟上市了。

  与分拆子公司港股上市汇量科技的新三板公司汇量股份不同,君实生物算得上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只“新三板+H”两地上市的股票,也是港交所继歌礼制药、百济神州、华领医药以及信达生物后的第5只未盈利生物科技股。

  “今天也是农历11月18号,我们正好排到了这个日期。”正在上市庆祝酒会上的君实生物相关人士对资本邦说,一切都满顺利的。

  当天,君实生物港股股价涨22.55%,避开了“破发魔咒”。但是,港股顺利上市之余,君实生物的新三板股价“失守”,当日新三板股价下跌8.59%。

  更多的问题来了:君实生物怎么避开“破发魔咒”?其突围之法对其他即将港股上市企业来说,是否可参考?泽生科技等未盈利的新三板医药股能否复制君实生物路径?这些都是本文探讨的问题。

  23港元/股开盘,23.75港元/股收盘,盘面当日涨22.55%——对于陷入“破发魔咒”的港股IPO市场而言,这样的成绩还算不错。

  然而,在新三板市场,君实生物却“绿”了——截至12月24日收盘,君实生物新三板股价跌8.59%至19.57元/股。

  可以看出来,君实生物港股投资者在“举手拍好”的时候,其新三板股东却另有想法。

  “君实生物港股股价是23.75港元,折合人民币20.5元,新三板跌到现在是19.5元。流动性折价只有7-8%,已经很好了。”申万宏源新三板首席分析师刘靖对资本邦表示,再加上君实生物停牌停了那么久,复牌前的股价甚至高于港股发行价。

  据资本邦了解,2018年5月31日,君实生物宣布,因为“涉及需要向有关部门进行政策咨询、方案论证的无先例或存在重大不确定性的重大事项”,公司停牌。

  停牌当日,其股价21.41元/股。君实生物港股IPO的全球发售价是19.38港元/股。

  “毕竟是两个市场,所以会有折溢价出现。”刘靖对资本邦说,以前AH的折溢价高达过90%,“但也有个别股票异常的股票存在,这说明如果两个市场不互通投资人,没有套利机制,价差可以很大。”

  君实生物相关人士对资本邦表示,相信公司股票的潜力和长期投资价值所在,“股价不是我们能控制的,毕竟停牌那么久,更别提港股和新三板两地定价体系不一样。”

  至此,君实生物的“新三板+H”两地上市生涯正式开始。全国股转公司12月24日表示,目前全国股转公司与港交所已就发行H股的挂牌公司在停复牌、信息披露等方面的监管事宜达成共识,即挂牌公司在香港联交所上市后,应当按照中国证监会、香港证监会、全国股转公司及香港联交所的规定做好相关工作。

  加上即将上市的卓越教育与四川能投发展,港股2018年全年共有209只新股上市。这刷新了港交所的历史记录。

  与此同时,港交所数据显示:港交所以超过355.8亿美元(截至2018年12月14日)的IPO募资额,重夺全球交易所IPO集资额冠军。

  其中,截至2018年12月24日,包括小米、美团在内的约30家新经济公司已在香港上市,融资额累计超1360亿港元,占2018年募集资金总额的近一半。

  然而,“旺丁不旺财”,成为2018年港交所的关键词之一。2018年“刷量”的背后,港股却迎来十年来IPO回报最差的一年。

  德勤《中国内地及香港IPO市场2018年回顾与2019年前景展望》数据显示,今年港股上市的所有新股首日平均回报率为15%,比2017年的17%下跌2个百分点,其中主板新股上市的首日回报也由去年的18%降至今年的13%。

  统计今年三大募资王股价走势:截至12月24日收盘,小米股价由招股价每股16.8港元,跌至13.16港元,跌幅21.67%;美团由招股价每股72.65港元,跌至44.25港元,跌幅39.02%;只有中国铁塔由招股价1.26港元,升近19.84%至1.51港元。

  “破发”,让大部分港股上市新股避无可避,只能“自降身份”——估值与定价大幅下调。

  2018年,以20倍以上市盈率港股上市的新股比重只有47%,而去年是64%,下滑17个百分点,其中超过40倍市盈率上市的新股从2017年的21%跌至12%。

  大部分港股上市公司很“清醒”地选择10倍-20倍市盈率上市,2018年这个估值的比重从2017年的25%大幅上升至41%!

  从IPO首发价来看,2018年,仅有34%的IPO定价高于发售价的中间值,较2017年下跌8个百分点。

  (图片来源:德勤《中国内地及香港IPO市场2018年回顾与2019年前景展望》)

  “新股是否破发与上市公司的质地优劣并无必然关系,破发的不一定是坏公司,好公司不一定不破发。”

  12月20日,港交所CEO李小加特地刊文回应港股“破发魔咒”说,破发的参照系只是IPO时的发行价,只是投资者不断根据市场冷暖、估值高低调整预期的一种自然反应。

  他指出,香港的新股发行一直都是市场化定价,新股的发行价格和交易价格是由买方和卖方共同博弈产生的。“如果一只新股发行时市场对它的预期普遍比较乐观,那么新股定价自然就会比较高,上市后一旦大市下跌或者市场对它的预期变得比较悲观,它的价格就会下降,于是出现股价低于发行价的破发现象。”

  “近期生物科技板块的表现,部分与大市低迷和相关行业政策有关,我们无法判断短期这些趋势会否延续。”李小加同时回应生物科技新股破发时坦言。

  回看已经上市的四只生物医药公司,截至12月24日,三家公司较招股价下滑,跌幅最大的是歌礼制药,与上市首日相比股价大幅下跌60%;百济神州跌幅27.63%。此外,华领医药微涨1.57%,而信达生物则大涨46%至20.95港元。

  其一,君实生物最有作用的“努力”是:主动调整估值和定价——与新三板市值持平。

  君实生物全球发售发行的价格区间初步确定为每股19.38港元至20.38港元。

  最终,该公司首发价是发售价的下限19.38港元,港股市值略超147亿港元(折合人民币129亿元)。

  而在君实生物于新三板停牌前的股价21.41元人民币,市值129亿人民币。

  12月24日,君实生物截至收盘的港股股价涨至23.75港元/股(折合人民币20.94元),市值是37.74亿港元;

  而公司在新三板的股价跌8.59%至19.57元/股,市值降到了119亿元。

  其二,上市前夕,君实生物于12月19日宣布,公司的重组人源化抗PD-1单克隆抗体注射液(产品代号:“JS001”)的《药品注册批件》和《新药证书》,被国家药监局允许“有条件上市”。

  君实生物自称是“一家创新驱动型生物制药公司,致力于PD-1项目创新药物的发现和开发,以及在全球范围内的临床研发及商业化”。

  资本邦了解到,目前公司共计13项在研生物药,包括7项肿瘤免疫疗法在研生物药、2项针对代谢病在研药品、3项针对炎症或自身免疫性疾病药品和1项治疗神经性疾病的药物;另有8项在研临床前药品将在未来三年内陆续提交IND;公司预计每年开发2-3个新药,截至目前,5项在研生物药已获得NMPA的IND批准。

  2015年8月13日,君实生物挂牌新三板,股票代码:833330.OC;于2016年8月18日,其变更股票交易方式为做市。2017年5月,君实生物入选创新层。

  挂牌新三板3年多,君实生物自2015年11月至2018年4月,连续公布8次定增融资消息、实际完成7次融资。其中,除了吸收换股合并众合医药外,其余6次合计融资超16.17亿元,引入华润深国投等投资者。

  除了融资外,君实生物还于2016年6月,通过发行股份换股合并了另一家新三板公司众合医药。众合医药也是君实生物最新获批创新药的重要研发方之一。

  在新药获批的喜讯下,君实生物晒了研发“成本”:截至2018年11月30日,君实生物在该药品研发项目已投入约6.39亿元人民币。

  财务数据显示,2016年、2017年、2018年1-6月,君实生物分别亏损1.32亿元、3.21亿元2.73亿元,两年半合计亏损额7.26亿元。其中,这期间的研发投入分别是1.22亿元、2.75亿元、2.18亿,合计6.15亿元。

  其三,加分项——君实生物上市前夕,李小加再强调“看好”未盈利生物科技公司的表态。

  李小加说,“从长远看,我们认为中国的生物科技行业已经迎来发展的春天,投资者对于这一行业的投资机遇也表现出有浓厚的兴趣,我们相信生物科技板块对于提升香港市场的多样性和丰富投资者选择具有重要价值。”

  中泰证券指出,君实生物在研药物在中国潜在市场规模较大;但在盈利能力方面,由于公司目前尚未实现药品商业化,目前连续两年均为亏损状态。综合公司的行业地位、业绩情况与估值水平,评级为“中性”。

  而安信证券在肯定君实生物在国内已上市的两款PD-1销售情况良好、定价预计有竞争力的情况下给出了风险警示,提出公司尚需取得 GMP 证书方可生产以及竞争风险、降价风险等。

  财通证券也指出,公司存在“销售不及预期、在研产品商业化进程不确定性等风险”。

  作为“新三板+H”两地上市首个案例,君实生物模式可以让接下来的未盈利新三板医药股复制吗?这需要仔细探讨一番。

  泽生科技(现新三板证券简称“ST泽生”,证券代码:871392.OC),是继君实生物后第二家宣布赴港IPO上市的未盈利新三板医药公司。

  10月16日,泽生科技董事会审议通过《关于首次公开发行境外上市外资股(H股)并在香港联交所上市方案》的议案。

  泽生科技,成立于2000年,自称是一家面向世界的创新药物研发的生物医药公司,主要从事原创新药、改良型新药及医疗器械的研究、开发,产品研发管线专注于心血管、肿瘤和能量代谢三大治疗领域。

  可以看到,抗心衰药物——重组人纽兰格林(Neucardin®),是泽生科技的“拳头产品”。但目前仍处于临床试验阶段。

  今年6月份,或许是为了铺路港股IPO,泽生科技“牺牲”数千万美元的境外贷款、从赛生国际收回上述药物的中国市场权益。

  不过,泽生科技要想复制君实生物案例,在临上市前夕,还需要拿出让市场和投资者更感兴趣的产品股市或产品进展情况。

  挂牌新三板以来,泽生科技股东户数从38户增至86户(截至2018年6月30日)。而君实生物股东却从最初的28户增至271户。这也实际反映看投资者对两只未盈利医药股的总体评价。

  资本邦了解到,宣布赴港上市当日,泽生科技变更会计政策导致公司截至2017年年末的经审计净资产为-5084.59万元。这就触发了新三板“风险警示”红线,泽生科技正式戴帽“ST”,至今未能摘掉。

  财务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7年间,泽生科技实现总收入90.47万元,四年合计亏损2.85亿元;2018年上半年公司继续亏损3822.67万元。

  在挂牌新三板之前,泽生科技已先后获得张江科投、浦东科投、金石投资、东方创投等数家机构的投资。这就使得公司目前无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所有股东均无法对公司股东大会行使控制权。

  目前,上海国企张江科投为最大股东,持股19.31%;其次分别为大亿国际、上海智有,分别持股13.55% 、10.69%,公司的创始人和法人代表周明东持股6.66%。

  而君实生物实际控制人熊凤祥、企业创新苦于无法变现?往往是因。熊俊父子,共同直接持有公司股份比重18.11%,对公司的经营管理具有控制权;同时通过二人实际控制的公司股东大会股份表决权比例为30.12%。

  对比而言,面对更市场化、复杂的港股市场,泽生科技可能很难如君实生物这边,很快就上市事宜达成一致意见。

  泽生科技2018半年报坦言:“自公司成立以来,周明东虽一直作为公司法定代表人及董事会成员参与公司日常经营管理和业务战略发展,亦无法对公司股东大会行使控制权。公司股权分散,若公司各股东对公司经营意见无法统一,则可能导致公司无法进行有效的管理和控制,公司的运营可能会因此陷入僵局”。

  风险提示:资本邦呈现的所有信息仅作为投资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一切投资操作信息不能作为投资依据。屈臣氏运用数据预测分析技术推广销售产品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